第十七届上海国际淀粉及淀粉衍生物展览会

2022年11月8-10日 上海新国际博览中心(浦东)

距2022年展会还剩

  • 00
  • 00
  • 00
  • 00

马铃薯V7,福兮祸兮?

V7的确是一款优秀的商品薯,它继承了荷兰薯良好的基因。从2017年开始,它“一薯绝尘”,一直引领商品薯市场火爆到2020年春季。
有种薯企业表示,V7是他们公司通过多年选育而成的品种。但更多的业内人士介绍V7是2014年从荷兰引入的马铃薯品种,2015、2016两年在国内成功试种,2017、2018、2019在全国商品薯市场一薯风行,并成为各大批发市场和商超最受欢迎的商品薯。同时,V7种薯逆风飞扬,在各大企业优质种薯全面滞销的大背景下,V7呈现一薯难求的盛况。乃至一些公司的V7商品薯被人以高价买走做种薯使用。
转折发生在了2020年的秋天。V7跌落了商品薯王者的神坛,且被加工企业拒收,其“场面极度尴尬”,我们后文详谈。

拯救了鲜食市场

据介绍,V7具有以下生理特性:生育期95天左右,属于中熟品种。植株直立繁茂,分枝较多,株高60-80厘米,生长前期较弱。叶片小而碎,颜色浅绿,茎秆较细呈绿色,花冠白色,花期较短。结薯4-6个,块茎膨大速度快,薯块为椭圆形,外表光滑,芽眼稀少且极浅,黄皮黄肉,黄度在8左右,大薯率高,商品性好。在栽培好的条件下,亩产可达3.5吨-4吨。干物质含量11%,淀粉含量为7-9%。此外,V7抗逆性强,抗碱、抗旱。
这几年V7的火爆风行,看似偶然,其实代表了马铃薯鲜食市场的一种转变和革新。首先,市场本真的选择。优胜劣汰不单单是丛林法则,也是市场法则。假如有两筐土豆,一筐薯皮光滑、颜色鲜亮、大小均匀,一筐大小不一,薯形或圆或长又沾泥带土,作为消费者,肯定都会选择前者。悄然之前,土豆市场已走向高端和细分,V7这个有着天然优质商品薯属性的品种自然被选中。
这给马铃薯种植者两点警示:第一,从土里挖出来的土豆也可以有漂亮的外表(主要由品种决定,另外,干洗和包装也不可缺少),如果你总认为土豆就应该带着泥土,那你离被市场淘汰不远了;第二,追求大薯已成为过去时。有市场调研显示,半斤左右的土豆更受消费者青睐。很多不明真相的消费者对太大的土豆都抱有警惕,总会认为它们是转基因。所以,作为种植者,如果你不注重密植,你还在大水肥,你还在追求大个头,那你也离被淘汰不远了。
其次,美味的口感。目前,我国至少有400多个马铃薯品种,有些适合做炒菜比如荷兰十五,有些适合做炖菜,比如青薯9号。唯有V7无论蒸煮还是烤涮炒,口感都非常好。这就迎合了南方和北方不同地区消费者的烹饪习惯。
再次,薯形、薯肉。也许有人会问,马铃薯的圆形、长形和椭圆形真的很重要吗?我告诉你,这个真的很重要!尤其在饭店,一个厨工,削芽眼浅、椭圆形的土豆,一分钟能削6-8颗,要是削其它形状,且芽眼深的土豆,一分钟最多3颗。在人工成本高涨的今天,采购浅芽眼椭圆形的土豆,已经成为很多大饭店对食材的基本要求。另外,薯肉金黄的土豆,炒出的菜品,色香味更佳。
第四,市场指导种薯培育。对薯农而言,需要种植市场认可度高、抗性强、好栽培的品种,对消费者而言,需要有美观的薯型和好吃的口感。因此,这就对种薯培育和种薯生产企业提出了要求,如果不调研市场,还一味躲在实验室里闭门科研,繁育再多的品种也没有意义。

打击了淀粉加工

我国的马铃薯淀粉加工业是“兜底产业”,为什么这样说?因为薯农在商品薯市场卖不了的小薯、残次薯都送进了淀粉加工厂。这样就解决了一部分卖薯难和薯贱伤农的问题。
与此同时,薯农尤其农场主和合作社他们首先考虑的是商品薯市场,先迎合和满足鲜食市场的需求,卖不了的卖不动的再考虑送到淀粉厂去。这样,高淀粉含量的残次薯淀粉加工企业依然很受欢迎,他们只提取淀粉,至于薯型、大小、外观都不重要。
但有些品种就是“鲜食薯”,根本不适合做全粉或淀粉加工。比如V7,它的干物质和淀粉含量太低。前文提过,在2020年的秋季,V7因种植面积太大,总产量过高,一度在商品薯市场出现滞销现象。坝上地区的一部分薯农不得不含泪将品相优秀的V7送进淀粉加工厂。乌兰察布就有这样一家淀粉厂,为了争抢原料,敞门收薯,很多V7、V8都流进了该企业。满负荷,辛辛苦苦加工了一个产季,结果一算账赔钱了。
原因在哪里?原料的出成率太低。正常情况下华北地区7吨原料产一吨淀粉(西北地区5.5-6吨原料产一吨淀粉,欧盟全部采用高淀粉含量的加工薯,4吨原料生产一吨淀粉),该企业是9吨原料产一吨淀粉,原料成本比其他家企业要高出近1000块钱。
2021年春季,华北区开产的淀粉加工企业谈“V薯”色变,并明确表示拒收“v薯”。

鲜食、加工需并重

“物以稀为贵”。再好的产品,满大街都是了就会烂大街。
君不见五年前的荷兰十五,十年前的克新1号,都曾经是商品薯市场的弄潮儿。V7要是不能控制种植面积,烂大街的这一天迟早要到来。
小满前后,华北区的马铃薯播种基本都结束了。笔者通过电话和微信对今年的马铃薯种植情况做了个简单调研(着重声明,非田野调查,仅供参考),太仆寺旗、多伦、正蓝旗种植面积基本和去年持平,种植品种80%是V7;围场、张北、沽源等地种植品种主要以V7和某某6号为主;乌兰察布受水改旱的影响,总种植面积减少,主要种植品种同样是V7及某某6号等。
据不完全统计,整个华北地区有70多家马铃薯淀粉加工企业,拥有原料基地和订单种植的工厂不足十分之一。
做个大胆的预测,今年秋季,一方面V7依然会出现难销的局面;另一方面淀粉加工原料吃紧,淀粉会涨价,而种植了大白花、大西洋、斯凡特等高淀粉含量品种的地主会有意外之喜。
综上所述,笔者认为,V7已不单单是一个马铃薯品种,它是马铃薯产业发展中的一个特殊现象。V7现象的出现给马铃薯生产者提供了新的思路:1.越优秀的品种越受伤,因为种植面积太广;2.我国马铃薯产业的未来,鲜食会逐步缩小比例,加工会成为主流,这就要求种植者及时调整种植品种的结构,要鲜食品种和加工品种兼顾;3.加工企业要建立自己的原料基地,没有基地就没有原料保障,也就没有盈利的保障。

本文来源:土豆记者,资深媒体人
声明:凡本平台注明“来源xxx”的文/图等稿件,本平台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及方便行业探讨之目的,并不意味着本平台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若侵权,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