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届上海国际淀粉及淀粉衍生物展览会

2023年6月19-21日 国家会展中心(上海)

距2023年展会还剩

  • 00
  • 00
  • 00
  • 00

α-淀粉酶、β-淀粉酶、糖化淀粉酶的区别

根据α-淀粉酶、β-淀粉酶和糖化淀粉酶的作用图很容易让人误以为三者的作用底物必须分别为淀粉、糊精和麦芽糖,也有童鞋曾经问我糖化淀粉酶是不是就是麦芽糖酶。
因此,小编觉得有必要对三者的作用稍做辨析。
为了便于理解几类淀粉酶的作用,先需要辨析两组概念:直链淀粉与支链淀粉、α-1,4-糖苷键和α-1,6-糖苷键。
淀粉有直链淀粉和支链淀粉两类。直链淀粉为无分支的螺旋结构,由葡萄糖残基仅以α-1,4-糖苷键首尾相连而成;支链淀粉的每条链由葡萄糖残基以α-1,4-糖苷键首尾相连形成,但在分枝处则为α-1,6-糖苷键。

α-淀粉酶及其作用

α- 淀粉酶又称内切淀粉酶,是一种需要钙离子的金属水解酶,钙离子与酶蛋白结合表现出活性,螯合剂EDTA处理可使其活性丧失。
α- 淀粉酶能随机水解淀粉内部的α-1,4-糖苷键,但不能水解α-1,6-糖苷键。
若底物为直链淀粉,则水解产生葡萄糖、麦芽糖、麦芽三糖;若作用底物是支链淀粉,则水解产物是葡萄糖、麦芽糖、麦芽三糖和包含α-1,6-糖苷键含3个葡萄糖残基以上的α-糊精。
另外,需要说明的一点是,α- 淀粉酶和β淀粉酶中的α和β不表示任何构象关系,只是编号而已。
在自然界中产生α- 淀粉酶的方式有很多种,例如微生物发酵是最常用的一种方式。另外,从植物或者动物体内也可以提取这种酶,从不同方式获得的淀粉酶的性质有所不同,在工业生产过程中由于α- 淀粉酶的需求量较大,一般采用真菌和细菌发酵而成。枯草杆菌、芽孢杆菌、吸水链霉菌等都能产生α- 淀粉酶。
因此被广泛应用在食品、制药、化工、造纸等行业中。目前,马铃薯淀粉主要应用于食品行业,消费占比超过80%。马铃薯淀粉是生产乳化剂、增稠剂、稳定剂、膨化剂、赋形剂等的重要原料,在膨化食品、方便食品、香肠、火腿肠、冷冻食品、酱类、泥类、汤类食品、饮料、酱料,烹饪、制糖、水产品等食品中应用广泛。

β-淀粉酶及其作用

β-淀粉酶又称外切淀粉酶,它是一种含有巯基的水解酶。该酶从淀粉的非还原端开始,以两个葡萄糖残基为单位,依次水解α-1,4-糖苷键,产生麦芽糖,它不能水解α-1,6-糖苷键,也就不能越过分枝点而剩下一个很长的糊精,即β-糊精。
所以,当β-淀粉酶作用于直链淀粉时,几乎只产生麦芽糖;当作用于支链淀粉时,则产物有麦芽糖、β-糊精。

R-酶及其作用

R-酶也叫脱支酶,作用于α-1,6-糖苷键。在脱支酶的作用下,α-糊精和β-糊精种的α-1,6-糖苷键被水解,分支的支链被去除。
剩余的直链部分再由α- 淀粉酶和β-淀粉酶作用水解生成麦芽糖和葡萄糖。但是,R-酶不能直接水解处于支链淀粉内部的α-1,6-糖苷键

糖化淀粉酶及其作用

糖化淀粉酶即葡萄糖淀粉酶,是一种能够将淀粉水解成为葡萄糖的酶,其中水解的比例能达到100%,通常被当做淀粉的糖化剂。葡萄糖淀粉酶的专一性不高,对很多物质都适用,它不仅可以从淀粉分子的非还原性末端切开α-1,4- 糖苷键,而且还能切开α-1,6-糖苷键,只是α-1,4- 糖苷键的水解速度更快一些。同时也能水解糊精、麦芽糖、糖原等。水解作用是由底物分子的末端开始的,属于外切酶。
α-淀粉酶、β-淀粉酶、糖化淀粉酶对支链淀粉的作用结果可用下图表示:

 

本文来源:营养健康产业
声明:凡本平台注明“来源xxx”的文/图等稿件,本平台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及方便行业探讨之目的,并不意味着本平台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若侵权,联系删除。

延期公告

尊敬的各位参展商、观众及合作伙伴:

鉴于当前上海及国内的疫情形势,根据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工作部署相关要求,为配合政府做好疫情防控工作,经多方沟通,主办方审慎决定:原定于2022年11月20-22日在上海新国际博览中心举办的“第十七届上海国际淀粉及淀粉衍生物展览会” 将延期至2023年6月19-21日国家会展中心(上海)举办。